Left

藍海文苑

Lan Hai Wen Yuan

您的位置: 首頁 - 新聞資訊 - 藍海文苑

《拉練》作者:張峰 2022-06-08



當兵沒拉練過算是白當了。

拉練是部隊的一項訓練內容,在野戰部隊很普遍,就是與緊急集合相結合,把部隊全員單兵裝備,拉到野外進行機動訓練的一種方式,有時候還會在拉練過程中結合多項多內容多科目的訓練。

我所在的五十四集團軍是葉挺的部隊,也稱“鐵軍”,在軍隊里也是響當當的王牌軍。

每年都有一次長途拉練,這當兵最苦的時候。

天色將晚,匆匆吃過晚飯,緊急集合的哨子讓人繃起了精神。身上捆著幾十根的帶字、繩子,幾十斤的行囊背在身上:被子、褥子、床單、換洗的衣服、臉盆后在背包外,還有什么***、子彈帶、水壺、***、防毒面具,鐵鍬、干糧甚至還有干柴。滴哩掛啦滴哩掛啦.....

臨近退伍的那一年,記得很清楚,是11月11號傍晚出發,目標還是太行山里。因為在機關,又負責新聞宣傳,跟著領導的車沒吃多少苦頭便到達宿營地。

很深很深的山里,一個小小的村莊,望不到頭的山。不知道在河南還是在山西。

安營扎寨后的第一頓早餐,蒸米飯的水澆上一點面糊糊,稀薄稀薄地,喝起來怪怪的味道,有點腥、有點咸,甚至于有幾個兵吐了起來。

誰都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。

上午的訓練內容是班進攻。漫山遍野都是兵,這才發覺,整片的山上幾乎沒有一棵樹,全是那焦黃的野草和枯敗的荊棘。山不高也不陡,眼前所見,只是那成群的黃牛,還有那黑如碳白如雪的山羊,一點一片的綠肯定就是我們的兵了。

一個上午在山坡沖沖殺殺,很多人早已是汗流浹背,盡管已是深秋。山坡上彌漫著濃濃的腥臭,腳下濕滑,是那新鮮的牛糞,在陽光照射下散發著嗆人的味道。

中午回到營地,準備打水沖一沖身上的汗水。在村子的角落里,找到了一口水池,渾渾的半池水,看上去是渾渾的綠,泛著暗黃色的泡沫,一股從令人作嘔的味道撲鼻而來。

這樣的水能洗澡嗎?這是什么水??!光著膀子或者穿著大褲衩的兵們開始鬧嚷嚷地叫了起來。

媽的,吼什么吼,這是老百姓吃的水!也是你們要吃的水!

不知是誰在人群里扯開嗓子,人群一下子鴉雀無聲,所有人呆呆地如同雕塑一般。

午飯是吃不下去了。

有人趁著午休到小村里轉了一圈,我也一樣??上У氖?,十幾戶人家的小村子連一個小賣部也沒有,只能悻悻而歸!

村里人告訴我們,他們常年吃的就是那個池子里的水,那是從山上積攢下來的雨水。村子小,買包鹽也要走出幾十里的山灣。

高強度的訓練一天強似一天,飯菜還是難以下咽??喟桶偷匕局?,也不管嗓子一直冒煙。

熬過一天還有明天,山上的牛糞,水池的夢魘,不知道有完沒完。

第三天的早上,炊事班從百里外的縣城拉來了的油條,是那種半生不熟的面疙瘩還夾雜著明礬。

一連三天,油條、明礬。打那以后,看見油條就會胃酸。

記得那天午飯,全團集合,團長站在高高地站在水池的邊沿,嘶啞的嗓門沖著我們高喊:今天的訓練為了明天的實戰,軍人的眼里沒有困難。這里的水、這里的山不是擺設的沙盤,一口水都喝不下,是孬種的給我滾蛋。

后來,我看到戰友們在山上生龍活虎,吃飯時狼吞虎咽。

其實,無論什么時候,處在什么環境,人呢,都要學會改變。你改變不了環境,就要改變自己。

最基本的要求是能夠活下來,什么是苦什么是難,過去了就是云煙,說別的都是扯淡!


Right

海南省南?,F代漁業集團有限公司 ?2017 All Right Reserve   瓊ICP備17001608號-1

4438全国免费丁香五月